大连地区一站式网络营销服务商

网站建设、网络推广、网站维护、城市站群

【点此咨询】

两年涨粉100万,关于公众号“小声比比”的一切

锦州网站建设

我和梓泉老师上次见面,还是在年初的新榜大会。

和公众号里抠脚憨憨的形象不同,面前这个男人西装革履:驼色呢子大衣、英式黑白格三件套,头发定型得老高,皮鞋锃光瓦亮。

很久以后,他向我坦白,那天的三件套只是“假象”,真实的他和公号人设是一回事:一个穿T恤、叫外卖、到社交场合会出现言语卡顿的宅男。

在2018年末以舌战某独角兽事件一战成名,梓泉的公号“小声比比”大胆扒皮、小心求证,时下科技社会热点多曾遭逢其嬉笑怒骂。文风以短句见长,沙雕中透露着精巧,丝丝入扣的表情包做配,最后一锤遣词卓绝的人文思考定音。

粉丝爱他,一天不更新便叫嚷“鸽王”。近两年公号涨粉近一百万,图文界“黑马”名副其实。

“就跟天桥底下说书的一样”,梓泉的声音有些羞涩,“只是时代给了我们一个红利,让说的书能够被更多人听到,对吧?”

高中怪咖

梓泉本名丁子荃,“梓泉”是他做杂志社编辑的母亲旧时的笔名,也是他大名的来处。

父亲是一个知识分子气质浓郁的商人。私下里,梓泉偷偷认定,文气的父亲更适合当一个大学老师。

他从小一直鼓励我去读很多,当时在我们看来没有什么用的书,像是昆德拉、波伏娃、萨特,这些书当时我也不一定能看得懂,但是让我慢慢养成了去吸收各种各样观点的习惯。”梓泉说。

诸多文史哲大家著作的影响下,高中生梓泉过早的陷入了信仰危机。

那时候梓泉是个两百斤的小胖子,在西安本地一所知名高中就读。用他的话说是所“超级中学”,里面的理科学霸经常让他感到窒息。

“学理的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,有很多你一看他说话的逻辑性,就知道是‘天才’”,回想当时的环境,梓泉仍心有余悸,“可能你几天不见他来上学,然后问怎么回事,原来是奥赛拿了物理金奖保送北大数学系了!然后过两天他又拿着一个游戏机过来跟你连线!”

在人的高中时期,理科是一门相对的“显学”,分数和竞赛赤裸裸彰示着普通人和天才之间的基因差。

梓泉的物理不好,外貌亦不出众,满脑子哲学迷思的他选择了学文科来缓解无处安放的压抑。

原因之一,是文科的评判标准相对比较主观,不那么直白。他承认,选文有“躲”的成分。

而另一方面,他亦早早便打定了要成为文字工作者的念头。

尽管考场作文的分数一直在40~50之间徘徊(满分60),这并非他的能力限制使然——他不愿意按照传统套路规定的方式去写作。“第1段今天落叶黄了,第2段陶渊明,第3段司马迁,第4段李白”,他从容地说,“我当然知道,也肯定是要为分数折腰的。但没有办法完全做到,你的想法就好像是漏水的水龙头一样,他总会露出汁来。

这份遮不住的灵气,让历任语文老师都很喜欢这个“怪咖”学生。

梓泉却一天比一天不想上学。

一日,梓泉拖着沉重的身体和头脑找到父亲:“爸,我不想读书了。

父亲的反应出乎意料地平静。

“首先,我非常理解你”,父亲娓娓道来,“这些应试教育的东西其实是很拖累你的,让你觉得很疲劳,如果你决定不再念书了,家里会供养你的生活。”

小梓泉有些吃惊。

父亲接着说:“但也有一个问题:如果你不上学的话,你就没有途径去认识像你一样有想法的人了。因为这些人往往都接受了比较好的教育,如果你不念书的话,你怎么去找他们交流?你去公园的滑梯上——他们不会在那个地方出现。这些聪明的头脑往往都在好大学里头呆着。

时隔多年,父亲的话依然在梓泉的回忆里嗡嗡作响。

这段话让他明白,不去念书,就要接受隔离于其他特立独行的灵魂的生命,去忍受孤独、忍受绵长一生无止境的迷茫。

他回到了学校。

不久后,中山大学社会学的录取通知书飞到了梓泉的手上。

体育编辑快手梓泉

“一个好的文字工作者,应该对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有了解,这样才能建立起全局的视野。”梓泉这样解释自己的大学专业选择。

大学的梓泉成功减了肥,一米八、一百三四十斤的他变帅了,被舍友在知乎爆料“吸引到很多妹子”。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