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连地区一站式网络营销服务商

网站建设、网络推广、网站维护、城市站群

【点此咨询】

直播战争的终局和变局

鞍山网站推广

腾讯推动的游戏直播整合有了新的进展:

10 月 12 日晚间,虎牙与斗鱼联合宣布,双方已签订“合并协议与计划”。根据合并协议,虎牙将通过以股换股合并收购斗鱼所有已发行股份,斗鱼将成为虎牙私有全资子公司,并将从纳斯达克退市,预计合并于 2021 年上半年完成交割。

另一边,电商直播继续蓬勃发展,CNNIC的数据显示,到今年 6 月份,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较今年 3 月份增长 4430 万达到3. 09 亿,成为第一大类的直播形式。

直播带货是一个回报周期短、赚快钱的项目——

“抖音直播一哥”罗永浩在他的脱口秀首秀中,直言不讳地表示,并称“直播半年还了 4 个亿”,随后他解释说其中也包括了此前出售公司和其他业务的进账,即使刨除这些老罗直播半年的收入依然非常可观。

另一边,快手传出将赴港IPO的消息, 500 亿美元的估值比去年同期估值将近翻了一倍,毋庸置疑,这其中做出最大贡献的还是快手这一年蓬勃发展的直播带货业务,8月份订单量突破5亿后,“电商第四极”成为快手的新故事。

蓬勃前进的直播带货,以另一种形式拓宽了直播行业的通道, 2019 年国内直播业务整体营收规模大致在千亿元左右, 2020 年直播电商的预计规模在万亿元。

和节节攀升的抖快直播相比,秀场娱乐类直播的声色却显得比较落寞——

一度走在行业前排的陌陌,净营收、月活、付费用户三大关键指标全面下滑,两年来付费用户首次出现负增长,股价已然腰斩。

映客虽然扭转了此前公司营收持续下滑的局面,但对非直播业务的倚重越来越突出,包括陌生人社交软件“积目”、二次元兴趣社区“StarStar”等创新产品的收入占比已经达到36.6%;此外,映客还准备继续加大对直播电商和跨境电商的投入。

欢聚时代已经全面退出虎牙,李学凌早就预见了腾讯在未来等着自己,这些年欢聚的业务重心逐步转移到了海外,用他七年前的话讲:“输了,我们就小小地活着,有天花板地活着。我会再找机会。”

仅仅两年,直播行业格局风云变幻:

抖音、快手两家短视频巨头以庞大的体量冲击着原有的直播行业格局,强势挤占泛娱乐直播超五成市场份额;虎牙、斗鱼合并后,腾讯鳌占游戏直播八成份额;B站、腾讯音娱(酷狗、全民K歌等)、网易云音乐等社区、垂类平台更进一步推动着互动娱乐的全面直播化。

易观千帆数据显示,今年 2 季度,除了花椒直播用户渗透率季度环比有所上升,其他平台渗透率均有一定的下滑。

(易观千帆)

直播平台的用户有两端——主播和观众,短视频平台在更进一步模糊了两者的区隔,也对直播上游主播供给端产生了影响。与前些年互相争夺头部主播资源、难以避免地步入秀场模式的形势不同,短视频平台的介入真正打开了“全民直播”的通道。

在这轮由短视频平台主导的”全民直播”形势下,直播行业内部产生了显著变化,一是平台的话语权更强了,二是平台政策、流水提成方面更加向主播个人倾斜。

行业里体感最明显的莫过于服务于传统秀场直播的公会型组织,“抖音这类平台官方政策变动比较大,公会与主播之间的矛盾更加突出。”一家大型直播公会负责人陈烁(化名)如此介绍。

市场格局初定,但“全民直播”与“秀场模式”(主播+公会的供给模式)已经产生了价值分野,前者所代表的创作模式重在“大浪淘沙”式的筛选人气主播,源源不断,日新月异;后者所代表的服务模式则遵循着收益的可控与稳定性,倾向于构建平台、主播、公会三者之间的稳定链条。

抖音VS快手的短视频头牌之争,两家各自的上市目标,甚至是字节跳动所处的外部环境,都在动态影响着抖快的关键决策,而抖快之争则相当于直播市场的“元设定”——两方的一举一动,都会直接影响市场生态。

另一方面,抖快作为在盖在直播市场上方的流量漏斗,既在拓宽普通直播用户、付费用户、主播的各自规模,客观上也在推动直播平台、主播、公会三者间服务链条走向完整与稳定。

变局还在之后。

一个容易忽视的现实是,网络直播在 2018 年面临过一次行业性的大衰退。

最新文章